广西红木文化研究会

GUANGXI ANNATTO CULTURAL RESEARCH ASSOCIATION

红色警报——刺猬紫檀红木非法贸易对马里森林和民众造成的危机

文章出自:woodgeographic木材地理

2022年3月7日,环境调查署(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EIA)发布报告《红色警报——红木树种刺猬紫檀的非法贸易对马里森林和民众造成的危机》(RED ALERT——Regional Rosewood Crisis Hits Malian Forests and People)


图片


参见网址:https://us.eia.org/report/20220308-red-alert/

报告下载地址:https://content.eia-global.org/posts/documents/000/001/443/original/EIA_US_Mali_Rosewood_Briefing_Report_0322_FINAL.pdf?1646589097和https://us.eia.org/wp-content/uploads/2022/03/EIA_US_Mali_Rosewood_Briefing_Report_0322_FINAL.pdf


前言(EXECUTIVE SUMMARY)

红木贸易给西部非洲森林和民生所带来的危机(rosewood crisis)已经延续了十年。尽管刺猬紫檀Pterocarpus erinaceus已经被《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CITES)先后收录进附录III和II,然而相关的非法和不可持续贸易并未受到根本的限制。最近由CITES秘书处委托或接到的提交报告揭示了更大范围内的违反《公约》之国际贸易情形。

基于《公约》(CITES)组织2016年至2020年的数据,环境调查署(EIA)的最新分析表明,出口商和进口商报告的数量之间的差异接近200万吨。进口商报告的数量是出口商报告数量的两倍多。


马里刺猬紫檀的贩运(The rosewood traffic in Mali)是这一地区环境危机的又一案例。自2018年以来,马里经历两次军事政变,而与此同时,该国已经成为中国(China)最大的几个刺猬紫檀供应地之一。马里南部森林不断上演着疯狂的红木砍伐,这一物种的种群已经在当地数个地区急剧萎缩。EIA发现,实际上马里当局自2020年5月以来就一直禁止本国刺猬紫檀流入国际市场,其中采伐禁令自2020年5月至2021年3月,而原木出口禁令自2021年2月就开始生效。根据EIA的测算,从2020年5月至2022年1月,中国进口马里刺猬紫檀数量为123 400公吨,相当于4 500条集装箱货柜=365 900枝原木=182 900棵树木——这显然违反了马里本国的法律。


有关马里和其他西部非洲国家所面临的严重情况敦促人们应当采取先前一些国家的禁贸先例,如尼日利亚(Nigeria)。
EIA认为:
(1)根据CITES公约第十三条(Article XIII),应当对自2016年以来的参与刺猬紫檀交易的出口商(包括马里)和进口商进行全面综合审查;
(2)除非有强有力的科学证据支持这些木材在出口前所经历的无危害性采集(non detriment finding,NDF——或称非致危性判定)和合法性来源性采集(legal acquisition findings,LAF)流程,否则应对本地区所有原产地国家实施贸易禁令;
(3)有效地支持和提升西部非洲国家政府在应对野生动植物犯罪方面的执法打击能力。

背景介绍(BACKGROUND)

中国仿古和依其改良造型家具的生产制作对于原材料产生无休止的需求,这支撑着国际贩运网络的运作,导致了全球野生红木类物种(Wild hongmu-redwood-rosewood species)急剧萎缩,并形成犯罪链条(EIA. 2016a. The Hongmu Challenge: A Briefing for the 66th Meeting of the CITES Standing Committee, January 2016. Available from: https://eia-global.org/reports/the-hongmu-challenge-an-eia-briefing-for-66th-cites-standing-committee)。其中,在2010年之前,这一现象主要发生在亚洲东南部,2010年之后,则转向非洲和中南美洲(CITES. 2016a. Analysis in the Demand-driven Trade Hongmu Timber Species: Impacts in Sustainability and Illegality in Source Regions. Available from: https://cites.org/sites/default/files/eng/cop/17/InfDocs/ECoP17-Inf-79.pdf)。自2015年以来,西部非洲成为全球红木(Hongmu)出口量最多的地区,其根据来自2015年1月至2021年12月的数据(从原木和锯枋的体量上来计算,图1)。


图片



图1:中国进口红木(hongmu)的体量-EIA’s analysis based on Chinese customs data obtained from the Global Trade Atlas (GTA)

EIA通过供应链调查和信息采集发现,刺猬紫檀Pterocarpus erinaceus是西部非洲和中国之间红木交易的主要物种,远超其他。刺猬紫檀在西部非洲的名称包括Kosso,Keno,Bois de Vêne等(United States, 2016. Available at: https://cites.org/sites/default/files/eng/cop/17/InfDocs/E-CoP17-Inf-79.pdf)。

作为应对这一情况而做出的治理方案,西非各国政府在2016年促成了将刺猬紫檀列入CITES附录II,并在2017年1月正式生效(CITES. 2016b. Amendments to Appendices I and II of the Convention. Available from: https://cites.org/sites/default/files/notif/E-Notif-2016-057.pdf)。


为解决地区性危机的禁贸先例(A REGIONAL CRISIS WITH A SUSPENSION PRECEDENT)

图2是2010年1月至2021年12月期间,中国进口西非各国刺猬紫檀在价值上的变化。


图片


图2   2010年1月至2021年12月期间,中国进口西非各国刺猬紫檀在价值上的变化

自2019年1月至2021年12月,中国进口刺猬紫檀数量仍旧非常巨大,其中来自塞拉利昂(Sierra Leone)673 000公吨,来自加纳(Ghana)260 000公吨,来自马里(Mali)232 000公吨,来自冈比亚(The Gambia)189 000公吨(EIA, 2022. Analysis based on Chinese customs data from the Trade Data Monitor)。尽管存在这样巨大的贸易量,但上述国家在2021年6月举行的CITES第25届植物委员会(the 25th Meeting of the Plants Committee,PC25)上,无一能够提供无危害性采集科学报告(a scientifically robust non-detriment finding)(CITES, 2020. PC25. Doc. 15.5. Available at: https://cites.org/sites/default/files/eng/com/pc/25/Documents/E-PC25-15-05.pdf/. Eight countries were selected as “action is needed” in the Review of Significant Trade at PC25, and in subsequent consultations, “Mali responded with a brief letter with a two-page NDF document, including proposed quotas for 2020 and 2021,” and “Gambia shared on 21 December 2021 an extensive NDF document for P. erinaceus for consultation with the Secretariat.” CITES, 2022, SC74 Doc. 35.1.1. Available at: https://cites.org/sites/default/files/eng/com/sc/74/E-SC74-35-01-01.pdf. Both of these documents are under review as part of the RST)。


CITES秘书处在2019年8月收到的联合国毒品犯罪问题办公室(United Nations Office on Drugs and Crime,UNODC)的报告显示,几乎没有哪个中西非国家具备进行无危害性采集(非致危性判定)科学调查的能力(very few countries in West and Central Africa have the capacity for making robust scientific-based non detriment findings),因而所有刺猬紫檀分布国均无法满足《公约》(CITES)第四条款(Article IV)的要求(CITES, 2019. CoP18 Doc. 34. Available at: https://cites.org/sites/default/files/eng/cop/18/doc/E-CoP18-034.pdf)。


EIA在加纳、冈比亚和马里的调查发现,上述国家实际在履行CITES要求方面是不可靠的,这一点和先前已经被禁止贸易的尼日利亚相同(EIA, 2019. Available at: https://eia-global.org/reports/20190730-banboozled-ghana-rosewood-report和EIA, 2020. Available at: https://eia-global.org/press-releases/20200603-cashing-in-on-chaos-pr)。因而,CITES秘书处参考EIA先前在尼日利亚的调查结论,认为可以将禁贸令推行到所有刺猬紫檀分布国。


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第70届常务委员会(SC70)第27.3.5号议程文件(CITES, 2018. SC70 Doc. 27.3.5. Available at: https://cites.org/sites/default/files/eng/com/sc/70/E-SC70-27-03-05.pdf)表述如下:
“秘书处提示尼日利亚有关机构,所签发了的出口许可证涉及的样本,本应当表明其来自合法获取,其他国家有关机构签署进口和再出口许可证时所作的裁定亦是基于这条原则。所有这些流程的执行必须符合CITES的要求,必须准确而可靠。”“否则,CITES所颁发的这些证明就仅仅成为一张为物种贸易通行放行的纸,完全无法履行其最重要的两点核心规则,那就是合法性和可持续性,”CITES官方强调了这一点。

红色警报——令人担忧的贸易差异(TRADE DISCREPANCY RED ALERTS)

对CITES数据库数据进行的比较分析之后,我们越发可以深入发现有关刺猬紫檀国际贸易中的显而易见的违规现象。在2016年至2020年,存在直接贸易的西非国家有八个,分别是贝宁(Benin)、布基纳法索(Burkina Faso)、冈比亚(The Gambia)、加纳(Ghana)、几内亚比绍(Guinea-Bissau)、马里(Mali)、尼日利亚(Nigeria)和塞拉利昂(Sierra Leone),而直接进口刺猬紫檀的国家只有两个,即中国(China)和越南(Vietnam)。
中越两国进口刺猬紫檀数量和西非国家所公布的出口数量之间的数据差异着实引发了严重关切(图3)。

根据CITES数据,进口方公布的刺猬紫檀数量是出口方所统计的两倍多,这已经是警戒级别的差异水平


图片

图3 中越两国进口刺猬紫檀数量和西非国家所公布的出口数量之间的数据差异

2016至2020年之间,西非国家上报的刺猬紫檀出口总数量为150万公吨(含原木和锯材),而进口国录得这一数据为350万公吨(含原木和锯材),其中的差异将近200万公吨(EIA, 2022. Analysis based on CITES trade database. Available at: https://trade.cites.org/和For consistency across the present document, volumes of P. erinaceus declared by importers and exporters were converted into quantities, using 1,350 kilograms per cubic meter as the standard density of this timber. )。进口方甚至是出口方的两倍多。

马里森林之殇(PREYING ON MALIAN FORESTS)

自2017年第一个季度开始,马里出口中国刺猬紫檀数量呈现加速增长趋势(图4),而这恰逢CITES将刺猬紫檀收录进附录II。


图片


图4 中国进口马里红木价值的随时间变化趋势(环境调查署制作)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上四图:马里在非洲的位置,该国地形、植被和行政区

卡伊区----马里第一大区(La région de Kayes est composée de malinkés, khassonkés et de soninkés. C’est la première région administrative du Mali,或称凯斯区);

库利科罗区----马里第二大区(La région de Koulikoro est la deuxième région administrative du Mali);

巴马科首都区(Bamako est la capitale administrative et politique du Mali);

锡卡索区----马里第三大区(La région de Sikasso est la troisième région administrative du Mali);

塞古区----马里第四大区(La région de Ségou est la quatrième région administrative du Mali,或称塞贡区);

莫普提区----马里第五大区(La région de Mopti est la cinquième région administrative du Mali);

通布图区----马里第六大区(La région de Tombouctou est la sixième région administrative du Mali,或称廷巴克图区);

加奥区----马里第七大区(La région de Gao est la septième région administrative du Mali)

基达尔区----马里第八大区(La région de Kidal est la huitième région administrative du Mali)

陶德尼区----马里第九大区(La région de Taoudénit 9e région administrative du Mali,或称陶代尼区)

梅纳卡区(La région de Ménaka est une région administrative au Mali qui va être créée après l'adoption par l'Assemblée nationale du projet de loi adopté le 14 décembre 2011)

在马里,刺猬紫檀生长于该国南部的三个区,分别是卡伊(Kayes)、库利科罗(Koulikoro)和锡卡索(Sikasso)。环境调查署(EIA)发现,最先遭到洗劫的马里刺猬紫檀林区位于锡卡索区(région de Sikasso)的锡卡索环(Cercle de Sikasso)、布古尼环(Cercle de Bougouni)和扬福利拉环(Cercle de Yanfolila),这些环位于与科特迪瓦(Côte d’Ivoire)和布基纳法索(Burkina Faso)接壤的地带,时间在2013年至2015年。


图片


上图:锡卡索区在马里的位置及当地行政区划的各环

当锡卡索区的红木资源枯竭之后,接着受到洗劫的便是其北面的库利科罗区的卡蒂(Cercle de Kati)和康加巴(Cercle de Kangaba)这两个环的森林,时间段是在2015年至2018年。自2018年开始,伐木转向了该国最后剩余下的存留有刺猬紫檀的林区,这些位于马里和邻国塞内加尔(Senegal)和几内亚(Guinea)的边境地带,主要是在卡伊区凯涅巴环(Cercle de Kéniéba)凯涅巴市镇(La commune rurale de Kéniéba)法杜古村(village de Fadougou)和基塔环(Cercle de Kita)吉迪安市镇(La commune rurale de Djidian)。采伐后的堆场见图5。


图片


上图:库利科罗区在马里的位置及当地行政区划的各环


图片


图片


上二图:卡伊区在马里的位置及当地行政区划的各环


图片


图5 马里首都巴马科附近一个巨大的红木(刺猬紫檀)堆场

据报道,非法采伐导致马里的野生刺猬紫檀种群迅速下降,且砍伐活动蔓延进入了生物圈保护区,如曼丁戈山(Monts Manding)和凯涅巴——巴乌雷野生物保护区(réserve de faune de Kéniéba-Baoulé:Maliweb.net, 2018. Available at: https://www.maliweb.net/contributions/forets-classees-du-mande-et-du-kenieba-baoule-la-deforestation-a-repris-de-plus-belle-2754966.html)。这些存留有森林的地方是当地社区居民为环境可持续而在在数十年前设立的保护控制区。更有甚者是不顾地方居民反对,在当地的公共墓地进行刺猬紫檀采伐(Benbere, 2010. Available at: https://benbere.org/au-grin/kayes-silence-detruit-forets-kenieba/)。


图片


上图:曼丁戈(马林凯)族群在西部非洲的分布



图片


上图:马里的曼丁戈山区风光


图片


图片


上二图:巴乌雷河大拐弯国家公园(Parc national de la boucle du Baoulé)在马里卡伊区的位置及风光

2020年5月,为了解决该国南部森林被乱砍滥伐的糟糕现实,当时的马里环境、卫生和可持续发展部长叫停了刺猬紫檀的商业采伐。彼时的部门公告称:“停止全国所有地区的以原木和板枋为生产目的的采伐活动,直到更新通知为至止。(Decision 16/MEADD-SG of May 27, 2020 and the Lettre Circulaire 004/MIC-DGCC of June 23, 2020 from the ministry of industry and commerce.)”——这项决定在地方社区和工艺团体中得到广泛支持(Maliweb, 2021. Available at: https://www.maliweb.net/environnement/levee-de-la-suspension-de-lexploitation-du-bois-au-mali-lerreur-quil-ne-fallait-pas-commettre-2925281.html)。


然而,2021年3月,马里环境、卫生和可持续发展部长贝尔纳黛特·凯塔(Mme Bernadette Keïta,minister of environment, sanitation,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取消了采伐禁令[Decision 17/MEADD-SG (March 31, 2021) from the ministry of environment, sanitation,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这在锡卡索、库利科罗和卡伊三个大区招致了普遍批评(Gao - Infor, 2021. Available at: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563859540601792 /permalink/2970436819944050/. 和Nouveau Réveil, 2021. Available at: http://news.abamako.com/h/250442.html. 图7)。


图片


上图:马里环境、卫生和可持续发展部长贝尔纳黛特·凯塔


图片


图7 马里卡伊区地方领导人批评当局恢复森林采伐的举措

自从2018年以来,马里地方社团、新闻吹哨人和工艺美术团体不断曝光国际贸易商出口刺猬紫檀粗枋的作法是在利用该国政策漏洞,披着合法外衣的行驶非法活动(Le Combat, 2018. Available at: http://news.abamako.com/h/184442.html. 和France 24, 2020. Available at: https://observers.france24.com/en/20200224-endangered-kosso-wood-rosewood-exported-mali-china-cites. )。根据马里林业法典第39条中的规定,禁止出口“未经加工的木材”【The Malian forest code prohibits the export of “non- processed timber,” per article 39(provision reinforced by the interministerial decree 2015-1535/CI/MEF-SG of June 5, 2015)】。不过,对于什么样的木材算是“加工木(processed timber)”,一直缺乏明确的定义。而根据调查,多年来,刺猬紫檀确因此以粗枋木的形式进行大量的合法出口。这个漏洞最终在2021年2月得以填补,当时的马里部际法令裁决(interministerial decree)阐明,粗枋木为非充分加工产品(square logs are not sufficiently processed products),因而不可以出口(Interministerial decree 2021-0079/MEADD-MEF-MICPI-SG of February 1st, 2021. 图6)。


图片


图6 马里环境部(Ministère de l'Environnement, de l'Assainissement,MEADD)2021年对于原木出口禁令的重申与核准


结论与建议(CONCLUSION AND RECOMMENDATIONS)

刺猬紫檀因多年来深受非法贸易的困扰而被CITES先后列入了附录III和附录II,然而就在这一切发生之后的自2016年以来,不可持续和非法的贸易从未间断(CITES, 2022. SC74 Doc. 35.1.2. Available at: https://cites.org/sites/default/files/eng/com/sc/74/E-SC74-35-01-02.pdf.)。

2021年6月,刺猬紫檀Pterocarpus erinaceus成为CITES植物委员会第25届会议(virtual PC 25,线上举行)上考虑进行大宗贸易评估审查(Review of Significant Trade,RST)的唯一物种。根据CITES第18届缔约方大会92号裁定(CoP Decision 18.92)和解决不可持续贸易的迫切需要,植物委员会还将非法贸易问题提交给 CITES常务委员会第74次会议(SC74)。由于在刺猬紫檀的贸易合法性方面存在重大问题,环境调查属(EIA)向SC74提出以下建议:

1. 依据《公约》第八条(CITES Article XIII)——成员国应采取的措施,对自2016年以来,包括马里在内的所有分布国的出口商和所有目的地国的进口商实施本条内的措施规定。鉴于持续性的大范围非法贸易屡禁不止,CITES常务委员会应建议秘书处就刺猬紫檀问题加以实施CITES《公约》第八条所规定的措施,并对主要进出口国进行合规调查。这些国家有中国、越南、几内亚、马里、尼日利亚、贝宁、布基纳法索、冈比亚、加纳、几内亚比绍和塞拉利昂。

2. 所有刺猬紫檀原产地国家禁贸,直到其完成的无危害性分析报告得到科学证实。根据CITES植物委员会(PC)向第74届CITES常务委员会会议(SC 74)提交的第35号文件2.1节(Doc. 35.2.1 )15 b)段应对非法贸易的内容要求,常委会(SC)应建议所有刺猬紫檀分布国的出口禁令,直到这些国家向常委会(SC)和植委会(PC)提交的无危害性采集(Non-Detriment Findings,NDF)和合法来源性采集(Legal Acquisition Findings,LAF)的报告符合科学要求为止。

3. 在野生生物执法方面,向西部非洲国家提供有效的支援。有关支持西部非洲和中部非洲野生物执法管理的第74届常委会第35号文件第3节内容附件1和2中的裁定草案(draft decisions in Annex 1 and 2 of SC74 Doc 35.3 on Wildlife crime enforcement support in West and Central Africa)须在缔约方第十九次会议(CITES CoP19)中得到审议。


本文参考资料如下

图片



后语:环境调查署在2022年3月上旬发布本报告,在此进行了原文翻译,随后有关刺猬紫檀事宜可参考以下链接

CITES常务(常设)委员会第74届会议决定进一步推进对西部非洲刺猬紫檀贸易的管制

CITES公布有关刺猬紫檀原产地国家贸易管理新措施,2022年4月27日之前须提交各自调查报告


有关马里刺猬紫檀问题的过往报道请参考以下链接

合法的漏洞将濒危物种刺猬紫檀从马里出口到中国

猖獗的木材交易团伙威胁西非国家马里的未来



让你捡漏
联系地址:南宁市大学东路100号广西大学东校园林学院203室
联系邮箱:gxhmwh@qq.com
联系电话:  
会  长:罗建举    13978854112  
秘书长:梁炳钊    13878114726  
0771-3270883(办)
广西红木文化研究会
GUANGXI ANNATTO CULTURAL RESEARCH ASSOCIATION